不要关注我啦(*˘︶˘*).。.:*♡

© Silhouette
Powered by LOFTER

这样的新闻也是种教育。它有在承担一种责任,有慎重的导向,也有对真理的坚持。但它却是当权者的洗脑工具,它具有这种属性的同时,就再也没什么权利和自由可言了。本来我们的民族的理想里也没啥权利和自由,我们民族的理想是拥有一个愿意把权利和自由赋予人民的头儿带领大家一起享受权利和自由,而不是我们自己去争夺自己的生存空间。

面对不公,我们会选择忍耐;面对虚假的人生,我们会选择接受。这就是我们对生命可怜的无期待:我们不期待自己被当成一个有尊严的人,不期待活得真实又幸福,也不期待自己能把时间花在想花的事情上的自由。我们只期待能安静地活着然后安静地死去,期待苟且。于是我们的人生,也随着我们嘴里哼的调子,...

番茄窃贼|厄休拉·弗农

有害书籍同好会:


*本篇小说共21563字。


番茄窃贼



作者 | 厄休拉·弗农  



译者 | 卢丛林 



哈肯奶奶住在镇子的边缘,一间背靠沙漠的屋子里。



有人说她住得那么偏僻是因为喜欢隐居,有人说是因为她在秘密研究黑魔法。还有人说她只是对别人漠不关心,而最后这种说法可能最接近真相。



她的女儿伊娃曾想让她搬去镇里,住近一些,但被哈肯奶奶拒绝了。于是关于这...

怎么,要完完全全的接收我么?只存在左边和右边,上边和下边,前边和后边,而完全没有中间量的,那样毫无保留的接收我么?

抬头,视线直穿过光晕,看见了他的面带些微愁容的微笑。

光的纪念日。什么叫做光的纪念日呢。金木樨的微小香气。淡淡地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天气渐渐开始朗然。

她的手很小。握在手里如同小小的昆虫的即将羽化的蛹。

她一如既往的笑笑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的将身子渐渐没入阴影中。有一片细碎光芒闪过。他听见她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你一定是光。我想。」 


由于广告的最后,西宫硝子用手语表达“谢谢”的时候并没有配音,所以很多听力健全人都无法理解手语的含义。这令不少听力健全人深受感动,觉得可以通过自己无法理解手语这种体验,来体会听力残疾人听不到声音的不便之处。

这种自作多情的感动,在听力残疾人看来,却十分可笑。佐佐木说,他们残疾人想要的,不是让健全人了解自己听不到声音每天有多不容易,而是和健全人一样便利的生活。就算健全人知道了“哎呀你们过得真不容易呀”,但只停留在这一步的话,就毫无意义。健全人在体验了听力残疾人的苦处之后,将这种体验落实到“保证听不到的人也能获得信息”的行动上,才算有意义。然而这个CM搞得不管是听力残疾人还是健全人谁都看不...

睡美人被唤醒后,会抱怨不解风情的王子胡乱破解了青春永驻的魔法吗?
神经意外的每一丝纤细,都具象成避无可避的荒芜。
一夜长大,一夜变老,一夜看尽旅途的风景却还是不能无所牵挂。
从那个不被预见的梦魇开始,年华就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东西。
快乐透支干净,幸福从不现身。

所以在这里,仅仅是一场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过场戏。

骗过了他人,瞒不了自己。

我何时曾骄傲过?

我何时曾说过是你?我说的是你们,你们这些安居于白色石墙内,自认神圣的特权者们。至于你,你只是这些人里微不足道的一个,你那点内敛而独善其身的清醒所造成的影响,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很久以前我就说过,不要以为谁都是你。

快点舍弃你那虚伪的神吧
连同破旧的圣书和不合身的黑袍

飓风横扫荒原 山洪越过残堤
那些将开的 未开的 在春天到来之前就这么死去
世界依然沉静到失声

总有一天你也将这样看见死亡
如同一场静默的牲祭

你低下头 却不知要向谁祈祷
那是你自作主张的悼念

事实上这正是“德治”相比"法治"的根本致命伤,因为道德是内部自律而不是外部律人的。在一群都很讲求道德的人里头,其实最后胜出的是那个道德底线最低的人。 这是一个现实存在的、有着巨大负能量的问题。

道德是没有外部规制的,只能靠内心自律,我国德治两千多年,最后胜出的都是道德底线最低的人,就是坏在只讲道德而没有外部规制上。真正在商言商的商业社会是靠有外部规制的规则(法律和公认的行规)来运行的,而不能靠道德。

为美丽的、良善的东西而死是很容易的;
为悲惨的、腐败的东西而死才是困难的。

学习的大敌

是…手机💀

1/14